首页 >>

诺贝尔文学奖公布,买书前,先看他们的电影作品

1905电影网专稿诺贝尔文学奖“双黄蛋”出炉了!

10月10日北京时间晚7点,诺贝尔文学奖揭晓,获奖者为波兰作家奥尔加·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、编剧、导演彼得·汉德克。

很遗憾,大家期待的村上春树再次无缘该奖项。

2018年,由于牵涉的一系列丑闻,当年诺贝尔文学奖并没有颁发,而是延期到今年,所以奥尔加·托卡尔丘克获得的是2018年度诺贝尔文学奖,而彼得·汉德克获得是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。

正是因为去年的空缺,导致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比往年更引人关注。

在今年曝光的文学奖入围榜单上,24位作家早早被网友扒了一遍。尤其是这次上榜的中国作家残雪,更是因此数次登上热搜。

不过,她在颁奖前就表示“希望不大,最想安心写作”,但对于大家的关注,她感到高兴。

当然,诺贝尔文学奖正式公布之后,或许又会掀起一阵“买书热”。对于没有那么了解他们的小伙伴们,不如先跟着小电君一起,看那些改编他们作品的电影吧。

奥尔加·托卡尔丘克

官方授奖词为:“她叙事中的想象力,充满了百科全书般的热情,这让她的作品跨越边界,自成一派。”

2018年5月,奥尔加·托卡尔丘克凭借小说《航班》获得了国际布克奖,2019年4月,她以小说《让你的犁头碾着死人的白骨前进》获得了2019布克国际文学奖(短名单)。

2016年,她曾和波兰导演阿格涅丝卡·霍兰合作的电影剧本《糜骨之壤》。

电影曾入围第6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最后获得了银熊奖( 阿弗雷鲍尔奖)。

影片讲述了一位年老的英语女老师对抗狩猎者,保护森林动物的故事。但是对于剧情走向而言,不少观众对此极其充满争议,认为故事为了凸显“动物保护”的主题,反而把人物变得过于极端,变成了以暴制暴的悲剧。

托卡尔丘克谈到这个剧本的创作思想,曾表示,“与大自然的联系让我接触到了最深刻的生命本质。大自然不停地向我们讲话,用信息充盈我们,而我们只聆听到了其中的一点点。自然是一种更高形式的自我,我们是它不可分割的部分。”

彼得·汉德克

官方授奖词:“他兼具语言独创性与影响力的作品,探索了人类体验的外围和特殊性。”

彼得·汉德克可以说是真正的电影人。他不仅是一名编剧,同时也是一位导演。

他从1969年和德国导演维姆·文德斯(新德国电影四杰之一,导演代表作《柏林苍穹下》、《德州巴黎》等)进行合作,创作了剧本《三张美国唱片》。

两人更是在1987年,一同创作了影史经典《柏林苍穹下》。创作之余,他还非常乐于客串电影中的小角色。

2016年,两人时隔近30年再度合作,推出电影作品《阿兰胡埃斯的美好日子》,故事讲述一对男女在夏日傍晚分享彼此对于爱与自由的看法。不仅如此,汉德克还在电影里客串了园丁一角。

除此之外,他们还合作了电影剧本《歧路》和《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》。

除了编剧之外,汉德克自己当导演,拍出的电影也是非常厉害。

1985年,他执导了电影长片处女作《左撇子女人》,好友文德斯为他担任制片人。最后,影片入围了第3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。

这部电影没有特别明确的情节,而是汉德克用如诗一般的电影画面,将故事所表达的情绪传递给了观众。

1992年,他再次执导电影《缺席》,依旧找来了文德斯担任制片。影片凭借不俗的品质,入围了第49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。那一年,获得金狮奖的正是张艺谋导演的《秋菊打官司》。

对于拍电影和写作,彼得·汉德克曾表示,“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法则的‘违抗者’,作为一个作者,不能是一个常规的东西。”

如果大家对彼得·汉德克有兴趣的话,也可以看一看关于他的纪录片《彼得·汉德克:我在森林,也许迟到……》。

或许大家能在这部作品中,找到他平日中的创作乐趣。

文章来源:10亿像素昆虫照

标签:布鲁克林发生枪击,印尼马鲁古海地震,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北方都冻得发黑了,林俊杰新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