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

还钱!汉能集团“欠薪门” 大爆发,李河君从中国首富跌落神坛

汉能资金链紧张传闻由来已久,2018 年 7 月份,汉能就被曝出 " 强制员工购买理财产品,最少 20 万 ";同年 11 月汉能又被曝出大裁员,在全公司大规模裁员至年底或裁最多一半员工,除此在裁员之外,销售等部门的各级员工或被降薪。

资产数千亿、曾经世界最大的能源企业汉能目前已陷入内忧外患、四面楚歌境地。昨日,那个曾经强制员工买理财的汉能,已经拖欠员工工资达 5 个月之久,遭到数百名员工总部维权抗议。

01 讨薪维权

10 月 9 日,几百名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 " 汉能集团 ")员工,聚集在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的总部门口讨薪维权。

维权现场

在今年 8 月份,小债看市就曾曝光过汉能已经欠薪三个月的问题,李河君的资金链陷入危局。令人震惊的是,文章发出后小债还遭到 " 不明人士 " 的威胁和投诉。

8 月份论坛截图

两个月过去了,汉能员工不仅工资继续被拖欠,甚至出现 7 月份公积金被断缴,8、9 月社保费用被断缴情况,最终忍无可忍的员工走上了集体维权的道路。

汉能集团目前在职人员约 7500 人,现在确定被欠薪员工达数千人,并且大部分是从 2019 年 5 月开始被欠薪的,到目前被拖欠的 5 个月薪资规模应该有数亿元。

汉能资金链紧张传闻由来已久,2018 年 7 月份,汉能就被曝出 " 强制员工购买理财产品,最少 20 万 ";同年 11 月汉能又被曝出大裁员,在全公司大规模裁员至年底或裁最多一半员工,除此在裁员之外,销售等部门的各级员工或被降薪。

小债看市发现,汉能旗下裁判文书中劳动争议占所有案件案由的绝大部分,判决时间均为 2019 年 9 月份,开庭时间均为 6 月份以后。

裁判文书

02 从港股退市

汉能系旗下主要有移动能源、汉能控股集团和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(00566.HK),值得注意的是,李河君分别于去年 12 月和今年 4 月份,从汉能水力发电集团和移动能源董事长的位置上悄然隐退。

汉能系旗下最有故事性的要数港股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(00566.HK),曾经 "5 · 20" 一日暴跌 50%,随后停牌四年后主动退市,引起世人关注。

2015 年 5 月 20 日,因被质疑存在大量关联交易,涉嫌操作股价被香港证监会调查,汉能薄膜发电(00566.HK)股价暴跌 47%。

随后便开始长达四年的停牌之路,汉能薄膜面临 2019 年 7 月底 " 摘牌大限 ",为了避免摘牌的尴尬和风险,其不得不以私有化回 A 股的理由主动申请退市,6 月 11 日,汉能薄膜正式从港交所退市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退市方案开始以现金或股票置换,但是 2019 年 2 月 26 日,现金方案被放弃,汉能薄膜私有化以换股方式进行,这从侧面也反映了汉能的流动性紧张。

根据 2018 年年报,汉能薄膜实现营收 212.5 亿港元,同比增长 2.46 倍;净利润为 51.93 亿港元,同比增长 18.9 倍,业绩看似比较好看,但经营现金流却为净流出 7 亿元。

报表截图

汉能薄膜的资金链紧张从报表上一览无余,其手中的货币资金只有 3 亿,流动负债却高达 127 亿元;另一方面,汉能薄膜应收款项 120 亿元,审计师由于无法判断部分应收款能否收回,对整份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。

而在 2015 年 5 月 20 前,汉能薄膜一度被资本市场热捧,股价两年内大涨 1800%,港股市值一度超过 3000 亿港元。

当初有多辉煌,现在就有多落魄。

03 首富李河君

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是个风云人物,曾经数次问鼎中国大陆首富。

2014 年、2015 年分别以 870 亿和 1655 亿人民币的个人财富两次蝉联《新财富》中国大陆首富 ;2015 年以 1600 亿人民币个人财富被《胡润财富》评为中国大陆首富 ;2015 年 3 月,李河君以 330 亿美元的净资产被《福布斯》评为中国大陆地区首富 。

李河君

李河君 1967 年 8 月出生于中国广东省河源市,1988 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,上大学期间他的商业头脑便得以展现,他曾组织 30 个同学,成立一只销售团队,在大学食堂前兜售相机胶卷。

1989 年,李河君白手起家,向自己大学老师借款 5 万元开始创业,结果不到 3 个月,这笔 " 巨款 " 被他全部折腾光了。为了还债他四处赚钱,在中关村卖过电子元器件,这让他淘到了第一桶金。

5 年后,李河君靠卖电子产品已积累了约 8000 万元资产。在一个同学的建议下,他花 1000 多万元买下了河源在东江上的一座 1500 万千瓦的小水电站,这成为他今天百亿基业的发端。

此后,他开始在水电领域频频出手,先后投资了一批中小型水电站,一个引人注目的案子是,2003 年 7 月,李河君以 12 亿元收购青海尼那水电站,成为当年最大的民营企业收购国有能源资产案。

水电站为李河君和汉能产生源源不断的现金流量,但他进入舆论中心,是从 2009 年高调进入光伏产业开始的。

2009 年,李河君选择了技术难度更高的薄膜太阳能行业,2011 年,通过资本市场运作,他成为的汉能薄膜发电(00566.HK)实际控制人,借此进军上游装备制造领域。

2012 年下半年起,全球光伏市场遭遇寒冬,到了年底,李河君却高调宣布汉能光伏组件产能已达 3GW,超越美国第一太阳能公司,成为全球最大的薄膜太阳能企业以及太阳能发电系统集成商。

能源之外,汉能的业务还涉足贸易、高端公务航空、旅行社、教育、地产等领域,李河君称汉能控股的总资产已经超过千亿元人民币。

但自从投入光伏,汉能的资金链就开始周转艰涩。

2013 年 10 月,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(00566.HK)公告称,汉能集团尚欠其 20.92 亿港元未清还;12 月底,李河君已将部分汉能薄膜发电的股票,抵押给了金融机构用于资金运作。

2013 年 8 月开始,李河君通过多轮信托计划受让约 6 亿股以上的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股权。

如今的汉能再次走到了生死边缘,曾经世界最大的能源企业陷入内忧外患、四面楚歌境地,资产几千亿的汉能将如何收场?

文章来源:川航一国际航班紧急备降深圳

标签:章子怡聚餐衣遮小腹,土耳其未炮击美军,首张纯金银行卡,诺贝尔文学奖公布,公司高管爱鞋爱出病